善念|2017的那些黑夜和沉默,愿你在书里度过

人与世界建立关系的方式有许多,而阅读,可能是我们拥有的最独特的知觉方式。

开工大吉,这一年希望在努力工作之余,也能认真读上几本好书。小p为依旧热衷于文字阅读的朋友们送上自己的选择,其中有旧著有新得,愿书本如旅途,永远有新视角。

Under the Jaguar Sun 美洲豹阳光下

by Italo Calvino

卡尔维诺《看不见的城市》大家一定不陌生,但爱了他这么久,竟迟迟不知大神的收官之作《Under the Jaguar Sun》, 直到不久前旅途中遇到挪威设计师“小酸橙”姑娘向我们提起,才速速买入,这是2017小p想要看的第一本书。

△ “我写这本书的困难之处在于我的嗅觉不太发达,

听觉不够关注,触觉很不敏感,而且我还有近视眼,

我必须很努力才能掌握每一寸细微差异”

卡尔维诺原计划为5种人类感官各写一篇故事并命名“The Five Senses”, 但至1985年逝世,他仅完成了其中三篇:味觉、听觉、嗅觉(视觉与触觉未写),后英译为“Under the Jaguar Sun”、“A King Listens” 和“The Name, The Nose”。

  • 不读书的人能够看见和听见很多我们感知不到的东西:狩猎野兽的足迹,风雨欲来的征兆。他们知道如何在白天通过树木的影子,在夜晚通过地平线上星星的高度来辨别时间。—— Italo Calvino

△ 书中共收录三篇故事

《国王在听》限制了国王的场所、视野,同时让谎言、阴谋充斥于国王的四遭,最终其所能凭借的,唯有声音。

《名字,鼻子》一段闻香识女人的故事,讲得极尽奢靡,将欲望的流动和追求欲望的疲惫刻画得饱满而动容。

《美洲豹阳光下》则大量运用隐喻、暗示、互文,叙述了一段耐人寻味的爱情故事。

 

复眼人

by 吴明益

初读《复眼人》,感觉一阵醒脑海风吹过。

都说吴明益老师这篇是环保小说,因为它是在真实的大背景——太平洋垃圾漩涡下展开的,从而牵出了一系列受此影响而改变了命运的人物:来自瓦忧瓦忧岛的阿特列、痛失孩子和家园的阿莉丝,阿美族女孩哈凡等等。

△ 被人类丢弃在海中的无法降解的垃圾,终将被海洋带回

但故事并不止于这里,虚化了幻想与现实世界的界限,《复眼人》用悲悯、细腻的视角和语言,令人动容地探索了人类、自然、民族、神灵之间密不可分却逐渐被淡忘的关系。

虽然阅读人也指出《复眼人》犹有许多问题,譬如拆分的故事线之间流畅欠佳,但毋庸置疑,吴先生的这部作品已经让他不仅仅是一个writer,而是大写的WRITER。

△ 透过“复眼人”的眼睛,

我们看见了成千上万个世界,山的世界,海的世界,植物的世界

人类看待世界的角度不再单一,不再局限。

 

Coming of Age in Samoa 萨摩亚人的成年

by Margaret Mead

上世纪三十年代人类学家Margaret Mead的成名作。带着“人性塑造究竟更多来自后天还是先天”的课题,她前往南太平洋群岛上的萨摩亚岛,以原始文明中的青少年群体作为主要研究对象。如果西方国度中常见的青少年心理危机现象在这里不复存在,那么是否可以证明是后天文化打造了复杂的人性呢?

△ 二十世纪初的萨摩亚岛人

 Margaret Mead在书中向我们描绘了理想国一般的萨摩亚岛。

萨摩亚人以“户”为单位生活,每一户则有多个家庭组成,因此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受多人照料、对父母没有强烈的依恋关系。他们性格淡泊随和,少有竞争和冲突,对感情态度洒脱自由,唯有“陶泊”(即婚嫁对象为高等级首领的女孩子们),才会接受婚前检查。

△ Margaret在萨摩亚岛

  • “在萨摩亚这块土地上,没有人孤注一掷,没有人愿作大牺牲,没有人蒙受信仰的磨难,也没有人为了某种特别目的而殊死拼搏…除了死亡以外,最为催人泪下的悲戚,莫过于一个亲戚远足于他岛。”  ——Margaret Mead

直到80年代,另一位人类学家弗里曼以《一个神话的形成与破灭》指出Margaret的方法和记载有种种失实之处,有兴趣的朋友们也可以作为further reading继续深入。但在优生学盛行的背景下,Margaret的这本书无疑是一剂有效的“解毒药”。

新年伊始,伙伴们,一起来留言分享你的书单吧:)

长按或扫描二维码关注Plantasia

WRITTEN BY: